房山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男子发现妻子误入全能神教为找证据入教做卧

发布时间:2019-05-22 07:12:45 编辑:笔名

男子发现妻子误入全能神教 为找证据入教做卧底

我妈妈信全能神有3年了,小猫(化名)在新加入的群里说,目前虽未出事,但妈妈越陷越深还劝不回让人担忧。小猫的发言很快被淹没在不断闪出的信息中,开腔的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且大都与全能神有关有的四五个亲人都成全能神的信徒,有的亲人离家传教几年未归,有的信徒妈妈虽在家但和其他亲人形同陌路,有的亲人将房子变卖奉献给全能神。

诉说焦虑,交流经验,寻求支招。发生于山东招远的6名全能神邪教成员围殴一名女子致其死亡事件,让社会各界震惊,也让反邪教同盟会等群里的讨论,较之以往更加激烈。

群里的成员被称为受害者,他们大都有亲友是或曾是全能神邪教成员。李岩是群里的成员,在他的印象里,群友讨论的激烈程度,只有2012年所谓的世界末日前可以相比,那时邪教成员在疯狂传教。一年多来,群友不断增加,但话题和目的却始终都是人神拉锯战:所谓的全能神用永生、祛灾等说法把他们的亲人吸走,他们则通过各种努力试图将亲人抢夺回正常生活轨道。

卧底

这是一个反党、反社会、反家庭的大骗子邪教,李岩边思考边总结他对全能神教的认识。在他的叙述中,他曾是妻子误入邪教的受害者,也是配合有关部门端掉邪教团伙的卧底。

2012年夏天,在外地做生意的李岩回家后,发现妻子不太对劲。虽然也料理家务,但心思却都在她的神上面,隔三岔五还去交通(全能神成员之间的聚会、交流沟通)。在家里,李岩发现了用其他书皮作伪装的书籍和视频资料,上查询那些让他瞠目的内容,他知道妻子信的是被定义为邪教并遭打击的全能神教。

劝,是他本能的反应。他骂全能神不好,妻子告诉他不信但别说坏话,否则会遭报应;他用夫妻感情、孩子成长去感化,妻子当时似乎有些触动,去参加交通的频率降低,但是很快又被神吸引了过去。对于妻子当时的状态,劝都已经晚了,李岩说。

李岩曾去举报,有关部门的人员说,没有证据也只能教育一下就放了,作用不大。李岩所述情况也在北京青年报的采访中得到印证。友小昌的父母和教友在自家聚会,小昌举报给有关部门,但在有关部门敲门之际,传教的资料被藏匿,其父母被教育后回家,聚会如故。北青报以市民身份咨询河北某市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时,对方也表示,如果没有危害社会的行为,则以教育为主。

和许多人所述的情况类似,因为李岩的反对,妻子参加交通(聚会)神神秘秘,不告知家人行踪。他就从上买来追踪装备,安装在妻子的电动车上,并循迹找了过去。有人劝他也入教,李岩就将计就计,为收集证据做起了卧底。其时,为了拯救家庭,他已回到家乡找了份工作,有教友试图劝他放弃工作,以便全身心为神做工。

也是在卧底之后,李岩了解到之前他所无法理解的一些东西。

在教会里,没有夫妻、父子等亲属关系,所有人都以弟兄姊妹相称。初有老教友给新加入的传教,天创造了什么,第二天创造了什么,第几天亚当、夏娃在蛇的引诱下偷吃了禁果,李岩回忆,这些内容初没觉得不妥,一些教义看起来也很严肃。

北青报从多位受害者家庭处了解到,他们的亲人初被发展时,对方都以基督教等名义来宣讲,慢慢地,一些不好的内容被移花接木。李岩发现,有些正常的行为和内容,在之后的一些宣讲中,被称为大红龙毒素。入教一段时间后写的保证书里,有对退教等的各种诅咒。

那位全能的神倡导的理念和工作安排也让他诧异,工作不重要、挣钱不重要、亲人不重要、信全能神的人很纯洁,不信的那些人都不洁净等等。全能神还鼓励信徒离家出走传教,称摆脱家庭束缚,才是真正信神的开始。他认为,之前妻子对家庭的疏忽,对亲人包括对他的各种排斥,与这些理念不无关系。

李岩所在的团体大都是周边村子的人,这里面有一名带领统筹全部事务;一名执事负责接收分发给教友各种材料,包括神的话语、收回mp4并将视频内容更新后再分发出去;一名单线联系者,负责和上级教会互通各种信息。其他许多的跟随者,主要是传福音。在里面,没有人用真名,每人都有灵名。

神在传教中非和即斥的态度也让李岩心惊:如果妻子信教但是其他家人不反对,那些不反对的人可能会被视为牺牲,即支持神的工作。但是如果有人反对的话,这些反对的人则会被视为撒旦、恶魔、邪灵。

李岩强调,他卧底时混迹的团体只是庞大络的一个小细胞。听说高层至少3年才能做得上去。据此前媒体报道,全能神教有着非常严密的组织结构,内部组织体系十分严密,反侦查能力很强。在其内部组织体系中,者为女神,下设祭司,教会分大区、小区、分号教会。

拉锯

在李岩的印象里,大多数底层信徒是被蒙蔽的,有些人很善良,只是被洗脑、蒙蔽而变得偏执、自私、不正常。这些人来到教会的初衷,是为自己或家人寻求永生或其他庇护。经历坎坷的人易陷其中。

李岩卧底期间,有一名30多岁的女信徒,是因为婚姻不顺:她早嫁生子,但是丈夫却不务正业、拈花惹草。一位来群寻求帮助但又不肯违逆母亲心思的友小王告诉北青报,当年父亲出事被逮捕,家里各种窘境,妈妈那时候开始信教。我能理解我妈妈,她当时太无助了。全能神可以帮助信徒躲开世界末日取得永生,还可以庇护他们或其家人免于不幸。不过在实际中,全能神却将这些人带离正常生活轨道,并影响到他们的家庭。

李岩就眼见一些教徒为了神,而抛弃家人于不顾,他也了解到一些家庭因有人信教而不睦。我妻子离家出走好几年了。我妈妈在外面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在群里,不时有人倾诉,全能神让家散了。

小叶是其中之一。她告诉北青报,自己一直以为妈妈信的是基督,小时候还跟随大人去做礼拜。但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妈妈开始信全能神教,曾离家出走传教,两三年才回来。爸爸因此和妈妈争吵不断,但小叶爸爸的抗争有些势单力薄。姥姥、舅舅、大姨,都信那个教,小叶说,姥姥很支持妈妈的选择。在妈妈又一次离家传教后,爸爸起诉离婚。现在我们家只有我大姨没有离婚了,我姥姥还撺掇着大姨去离婚,小叶说,在姥姥的理念里,婚姻是传教的负累。

想把家人从神那边拉回来,是许多受害人的想法,但这并非易事。依靠亲情感化但成功寥寥。前述举报父母在家传教的小昌,也难以界定是成功还是失败。

小昌的妈妈在父亲带领下,大约半年前开始信全能神。因为妈妈的疼爱,小昌说的话妈妈也能听进去,从上搜索的反邪教材料她也愿意看,尤其是得知自己信教耽误了儿子的学习时,妈妈特别后悔,决定退出来。

但这种亲情对不在意他们的爸爸就没效果。而且因为妈妈的退教,小昌父母之间除了必需的沟通几乎不再说话。某次被举报后,小昌爸爸在警局里写下保证书,承诺再参加类似的活动,愿承担更严重的法律,但是回家后依然参加各种传教活动与这些保证书相比,有些邪教成员更相信他们在全能神教写下的保证书。据了解,加入全能神教一定时间后,很多成员都会写保证书,里面对退教、不按神的旨意行事进行了各种诅咒。

豫北某地区的一位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全能神教初吸引成员时并不提钱,但是在一定时间后则以奉献为名敛取财物。邪教成员被举报后会接受转化教育,并会写下悔过书、保证书以及揭批书,但是有些被半强制参加的人员,出来后复发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复发的原因,在有些受害家庭成员认为,有洗脑原因把所有的困厄都归结为不信教;有些是环境所致熟人社会中,执着的教友不断上门。

小雨把上的各种反邪教资料给信全能神的妈妈看,妈妈本来不准备再去参加聚会。但是有天在床上坐着腿麻了,妈妈认为是受到神的惩罚,接着又去参加了。小雨在家时,戴着墨镜、口罩的传教者来的比较少,妈妈在家说的就少一些。但是自己一段时间不在家,妈妈的情况就变得严重。她决定到外地租房,带妈妈隔离一阵子。

亲情感化、隔离,在李岩看来是个办法,但收效甚微。他当时选择的是举报。

2012年12月,世界末日的说法甚嚣尘上,李岩所在的全能神团体,聚会频率和范围都加大,一些宣传人员拿着喇叭公然走上街头,李岩妻子要把家里所有的存款拿去给神。他把相关人员的灵名以及打听到的真名,活动的一些照片都提供给了相关部门。

举报

当时他们在闹事,又赶上严打,我这个事情处理得还是不错的。李岩说的不错,相关人员受到惩处,传教的圈子被端掉;妻子慢慢醒悟,且因为他举报有功并未受到严惩。

小杨的遭遇和选择与李岩类似,在他的叙述中,他把妈妈送进了监狱。

小杨的妈妈曾经是名很能干的生意人,信全能神后却变化很大:去劝说,妈妈说上反邪教内容都是假的、诬蔑神的;小杨要撕掉传教资料,妈妈竟然以死相威胁。让小杨感到无可救药是因为,小杨父亲患癌,他想从母亲那里要些钱为父亲看病时,母亲的态度却很淡漠。他也是那时候才知道母亲把钱以及名下的一处房子变卖后,都奉献给了神。

小杨通过各种方式搜集证据,且在妈妈和教友外出发传单时,将其举报。我也犹豫过,小杨说,不举报的话,家就完了。他告诉北青报,分寸也很重要,他们都五六十岁了,被判个十年八年的,等出来都成什么样子了。

小杨的妈妈被判刑,家人让他把妈妈保释出来,他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亲情感化是不够的,在监狱里面接受教育,对她是好事。小杨说,他发现母亲的态度有了变化,近一次去探监时,他对妈妈说发生在山东招远的事情时,痛斥全能神教的不好,妈妈当时点点头,没有像以前那样,因为别人说神的不好而排斥。

必须得讲证据,小杨在群里传授经验。不过,并非所有人都会有小杨、李岩这样的选择。

大义灭亲?想到了但是不敢去做。小王说,毕竟是自己的亲人,还是不忍心将他们送进监狱。如果进去后能转化好还可以,万一想不开自杀呢。而小雨则担心,母亲年纪大了,身体受不了刺激。

他们的这些担忧并非没有根据:在一些全能神信徒眼中,抛家弃子去传教、被警察抓走,都是神的考验。

不过在严寒看来,亲情的眷恋是其中之一,很多人不敢举报家人,是担心受到影响。

互助

严寒曾是受害者,帮助自己的家人走出来之后,建立了群。2013年3月,他还建立了站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希望能搭建一个受害者家属守望互助的平台。

有些受害者的亲人离家出去传教,他们也一直在寻找。把离家出走者的照片放到络上,这些人出去传教,也有接待家庭,接待家庭中也有人反对,他们在寻求帮助时可能来到这个站,可能看到这些家人,或许能找到这些人。他还觉得,相关部门打击邪教时,可能也会从站的情况得到些帮助。

他也坦承,通过这种方式寻亲成功的特别特别少。不过,在和友交流的过程中,他也发现很多需要去做的工作,比如如何辨识邪教,亲人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办。这个教存在已经很久了,但是相当一部分人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不知所措。

其实,类似的站和群此前也存在,且名字相近。在这些群里近几日友的交流中,质疑对方是邪教卧底的事情频发。你敢说全能神是狗吗?一位友对他所质疑的友说。对全能神的诅咒,是在这里辨别身份的方式之一,他们认为,邪教成员一般不肯骂他们的神。

也因为成员这样的坚持和忠诚,受害者挽回亲人的道路愈发艰难。来倾诉、寻求支招的人络绎不绝。

在外地工作的友李福,因妈妈陷入全能神教而焦急:姐姐做生意失败,她妈妈说都是你们不信,遭报应了吧。李福的工作遇到困难,妈妈还是那句话遭报应了吧。

家人试图劝告但是无能为力,招远事件发生后,她把这个事情告诉妈妈,她说是外界冒充全能神做的,还说是编造的,诬蔑。她问妈妈,会不会像有的人那样离家出走去传教,妈妈说不会,但是她还是担心,那一天她回家,看不到妈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文/本报 高淑英

作者:高淑英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哪些鞋子不適合開車穿,你了解么-
陈一舟谈人人未成为中国Facebook受
华纳兄弟为詹姆斯的视频平台注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