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山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伊利尔丹 第十九章 痴人(上)星河

发布时间:2020-01-18 14:08:32 编辑:笔名

伊利尔丹 第十九章 痴人(上)星河

时间在星河和安东练习护盾之间很快就过去了,当他们感觉自己练习地差不多的时候,车头传来了汽笛声,车厢下的车轮发出刺耳的声音,窗外的风景以可以感觉到的速度慢下来。

叶知秋从头车推门进来,看了眼车厢里的几个人,“你们准备一下,我们到了。”

星河和安东他们对视一眼,点点头。他们从位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舒活因为久坐而有些麻木的筋骨。

车头响起了连续地汽笛,已经坐过一次牛顿号的星河清楚这个信号是车到站了,果不其然,牛顿号完全停了下来,叶知秋走到门边拉开车门,先走了下去。

这里并不是当时星河他们第一次坐牛顿号时的站点,比起那个铺铁路时用于装卸货物的临时站点,这个车站要好很多,站台边还有一所用于休息室的小房子。

因为车头喷涌出地滚滚蒸汽遮掩了视线,星河下车后才看见站在站台上的何塞,他身上穿着英灵殿的制服,不过衣服白色的底色已经被尘土染黑,他的脸上还有一处新结的痂,看起来近些日子过得不太好。

时至今日,星河对于何塞的感觉已经变得很复杂,两年前在希瓦镇,何塞是那支追捕队的一员,父亲和叶姨的死里,他有一部分。不过星河也清楚,在那件事里何塞并没有做错什么,对于身为逃犯的他们一家人来说,何塞的态度算得上客气了,而之后,何塞又两次救过他们,在圣的地牢里那次,他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了。

往事已无法评断,星河只能把何塞当成一个平常人来对待,“你好,赫谷先生。”

有了他起头,岚月安东也跟着向他打招呼,何塞点头,算是回应他们的问好,他的冷淡反应似乎引起了某人的不满,从休息室那边传来了一声轻哼,星河往那边看去,看见一个和何塞穿着同样制服的魔灵大叔,一脸没有剃干净地胡子茬,头戴一顶遮挡风沙用的帽子。

那位大叔似乎对何塞很不对眼,走过来的时候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径直朝丹黙生那边走去,“大长老。”

丹黙生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科奇,没想到会是你过来,我以为何塞不会邀请你。”

“古兰克·科奇执行过多起保护任务,现在营地里的特级探员中他最适合来负责安保工作。”何塞解释。

科奇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何塞,似乎是不太乐意这些话从何塞嘴里说出来,“大长老,我会以任务为重。”他简单打量了一下星河四人,“这四个孩子就是要保护的目标吧?”

丹黙生点点头,“是的,就是这几个孩子,你们是怎么安排的?”

科奇看着星河几人,思忖了一会儿,“斯耐夫很狡猾,为了避免起疑,我们尽可能地缩减了人数,我负责安保工作,何塞和格厄斯·切莉负责进攻。”

听到他的话之后,星河开始在周围搜索第三个探员的身影,在休息室里的长椅上有一个女人正在假寐,英灵殿的制服被她绑在腰间,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这样的天,她不觉得冷吗,星河不禁暗暗咂舌。

丹黙生倒是看起来对切莉很满意,点了点头,“幸苦你们了,那我们出发吧。”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边上的何塞突然露出一副如临大敌的表现,他从制服里抽出一把短匕,谨慎地朝牛顿号后面地车厢靠近,他的表现引起了大家的警惕,叶知秋伸手扶着自己的眼镜,丹黙生眯起了眼睛,就连坐在休息室里假寐的切莉也抬起了头。

何塞左手握着匕首,慢慢走到后方运送货物的车厢边上,猛然拉开了铁门。

“嗨!师兄”那个红发女孩吐了吐舌头。

“蓉若?”星河惊疑不定地看着从车厢里走出来的女孩以及跟在她背后的皮克斯。

“大家好啊!”蓉若心虚地从何塞身边走开,同时还不忘朝星河他们打招呼,在看到她之后,切莉又重新闭上了眼睛,科奇放松了身体,叶知秋开始抬头看天。只有丹黙生的面上笼了一层乌云。

“你怎么在这?”丹黙生就像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连皮克斯都被他吓到了,躲到了蓉若脖子后面。

蓉若心虚地地下脑袋,“我进了你的书房。”

“所以你就跟着过来了?你当这是哪里,什么好玩的地方?”丹黙生怒斥。

蓉若指着星河几人,“他们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

“简直胡闹!马上给我坐车回都城去!”丹黙生气地胡子都竖起来了。

“不是胡闹!”出乎星河的预料,蓉若抬起头,直对丹黙生的眼睛,“我不回去,就算你把我绑上车,我也会跳车逃下来。”

丹黙生整张脸都在微微抽搐,“还说不是胡闹,你在这里能做什么,给我们增加工作负担吗,你就不能稍稍懂事一点吗?”

“不懂事的不是我!”蓉若挺直了身子,“是你告诉我英灵殿的是保护国民不受非法施法者的伤害,现在你又拿四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来当诱饵。”

星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又扯回到自己几个人头上,蓉若貌似比自己大不了两岁吧,这个不懂事的小屁孩里是不是应该算上她一份。

“我并不是在用他们当诱饵,只要斯耐夫一出现何塞和切莉就会制服他,他们几个不会有任何危险。所以你是不是可以对你的朋友们的安危放心,乖乖地听话坐牛顿号回精灵之川去。”丹黙生开始对蓉若循循善诱。

“既然没有任何危险,那么加上我一个也不要紧吧,不是吗?”蓉若把脸一横,大有一副打死也不走的气势。

丹黙生阴晴不定地看着她,最后叹了一口气,瞪了一眼蓉若,“看我回去以后怎么收拾你!”然后转向科奇,“科奇,麻烦你了,又给你加了工作量。”

科奇看着横着脸地蓉若,脸上的表情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还是点点头,“没事,我会好好照顾蓉若小姐的。”

丹黙生扫了眼蓉若,无奈地摇摇头,叶知秋表示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车站外已经停了三辆黑色的大马车,叶知秋和丹黙生上了第一辆车,何塞驾车,星河四人还有蓉若上了第二辆马车,科奇驾车,切莉独自驾一辆车在最后面。

科奇是一个比何塞健谈的人,他在负责驾马的同时与后面车厢里的孩子们聊起了天,“你们不用太担心,我们只需要到碰面地点亮个相就好了,切莉外号‘蜘蛛女皇’,只要斯耐夫一出现,她就能控制住他,何塞…何塞,只要切莉一控制住斯耐夫,何塞就会上去制服他,我们这边不会有任何危险。”

“诶?古兰克前辈,你这是在表扬师兄吗。”蓉若坏笑着盯着前面的科奇。

科奇一下子愣了,许久才说道,“我做人比较公允,何塞的确很有能力。”

蓉若脸上露出了莫名意味的笑容,“古兰克前辈,你和师兄到底是因为什么吵架的呀,我问他他都不告诉我欸。”

这个问题一下子冷了场,彻底让科奇交谈的欲望淡了下去,他沉默了许久才说,“大概只是因为我们性格不合吧。”之后再也没有说任何话。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地答案的蓉若兴趣缺缺地巴拉巴拉嘴巴,星河看着她,“蓉若,你没有必要非要跟过来。”其实你跟过来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后面那句话,星河只是在心底想想,没有说出来。蓉若拼着和丹黙生顶嘴也要跟过来他还是很感激的,虽然从理性上想,她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就是了。

“是我自己……”蓉若突然打了个喷嚏,正坐在他对面的星河被鼻涕喷了一脸。星河眼角抽搐着擦掉自己脸上的鼻涕,这一瞬间,什么感动都烟消云散了,丹黙生真不应该同意她留下来。

只是蓉若似乎对星河的怨气毫无察觉,她揉了揉鼻子,朝坐在旁边的岚月问,“有手帕吗?”

岚月看了眼星河,又看了眼蓉若,似乎想笑,不过还是递了一块手帕给蓉若,碰到蓉若的手的时候,她咦了一声,“没事吧,你手好烫。”

“没事……就是有点发烧。”蓉若一边擦鼻涕,一边发出含糊不清地声音。

星河这才注意到蓉若的脸上有几丝病态地潮红,整个人也看起来没有什么精神,真的要这么拼命吗?他试探着问,“蓉若,不如你还是回去吧,反正现在也没走远。”

谁知蓉若双手叉腰,龇牙咧嘴地看着星河,“我可是担心你们才跟过来的,为了这件事回去我肯定会被老爹训啦,你现在居然要赶我走,真是太不讲义气了!”

“不是……”好吧,星河秉着不和病号斗嘴的原则明智地闭上了嘴,尤其是这位病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脑子不太清醒,有点完全不讲理的意思。

西藏民族学院附属医院
辽宁省金秋医院
湖南白癜风权威专家
九江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癫痫病治疗医院武汉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