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山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父親胡耀邦的七天

发布时间:2019-11-09 09:40:56 编辑:笔名

父亲胡耀邦的七天(1)

原载《思念依然无尽 回忆父亲胡耀邦》 北京出版社/出版

跨越太平洋的焦虑

我在1989年3月3日抵达美国西北部的海滨城市西雅图,如约到健康和医疗服务中心进修当地时间4月7日晚上,我忽然心绪烦乱,整个晚上都坐卧不安,神不守舍,惶惶然似不可终日

我神情恍惚地回到自己住的房间,进屋还没坐下,铃就响了我爱人操着尽可能平静的语调从太平洋彼岸告诉我: 爸爸病了,现住在北京医院 我马上截住他的话,急切地问: 是心脏病吗是不是需要我马上回去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 现在平稳多了,妈妈说,要你相信组织上会安排好父亲的医疗,好好学习,不要急着回来 或许是怕我再追问下去,他匆匆挂断了

第二天夜幕降临,我爱人的又来了他急火火地说: 妈妈要你马上赶回来 当时正是晚上9点多钟,后来我换算了一下西雅图与北京的时差,那会儿正是父亲的心脏猝然停止跳动的时候

父亲的卧室仍保留原来的样子

回到北京,我才搞清父亲从发病到病逝的全过程

3月下旬,父亲从南宁返京参加六届人大五次会议他常常郁郁寡欢地几天都不说什么话,不是闷头看书,就是默默无言地在走廊里散步;每顿饭都只是随便扒上几口

4月7日晚,父亲有些不舒服,中央政治局的会议通知送来时,母亲劝他不要去了,可是父亲还是拔出笔来,一声不响地在会议通知单 到会 一栏里打了个勾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是为即将召开的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讨论和通过《关于发展和改革中国教育的决定》做准备

父亲那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小卧室,至今还保持着他离去时的样子他临走前换下来的那件已经洗得褪了色的中山装,随意地搭在床头上;单人木板床上铺的还是那床打着补丁的褥子,摆的还是那只破背心缝成的填满旧棉絮的枕头;曾照亮了他许多个夜晚的青瓷座台灯,依旧独立在床头柜上,碰裂的灯口处还缠着很久以前缠上的胶布;临窗的写字台上,三部机旁那个70年代初生产的铁质台历,日期静止在他离家的日子 1989年4月8日;写字台的另一端,是那部他生前读过的一本书《周恩来传》,书上压着一副老花眼镜,书边搁着他常用的咖啡瓶替代的茶杯;紧贴东墙的那排书柜里,和各种工具书、传记、回忆录摆放在一起的,是他亲手逐册编号的40多本读书笔记;报纸筐上面的那一摞报纸,是他参加政治局会议那天清晨看过的单面印刷的《人民》清样

在政治局会议上心脏病突发

8日这天,参加会议的除了政治局委员以外,教委还来了几位领导父亲差5分钟9点进入会场时,所有与会人员已到齐没过多久,父亲就觉得胸闷、心慌、头昏、腿软,但他坚持着草案40分钟读完,教委主任李铁映首先发言

用什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生物谷
小儿感冒后咳嗽老不好
友情链接